从“招商引资”走向“招商选资”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家具 > 正文
2019-03-22 20:19:06  鼎盛信息港
从“招商引资”走向“招商选资” 话风问题绝不是小问题 从“说”力戒形式主义 郭帆:我当导演就是为了拍科幻电影

就在大厅后部的犄角旮旯之处,身穿斗篷的石暴盘坐于地,其藏于斗篷之下的双手早已将一个灰扑扑的小袋握于其中。“快上马吧,休息好了清晨起来安排你去挖随矿。”时值此刻,早已收起斗篷的石暴,一边呼吸着早上清新湿润的空气,一边急忙忙地四下里寻找着吃饭的地方。

周围的人都一阵低呼,这一剑非常快,快如流星,从快字上来说已经是快到了极致了。独远目光之中,来人,步伐龙钟,行事谨慎,走几步,呈上报表,这位文职库管,他都已经算好了,待走的步伐,旁侧,百夫长一七轮,上去接过,然后再呈现独远过目。

  从“说”力戒形式主义

  ●“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”系列谈之一

  ●“说”出来的形式主义,表现在嘴巴上,根子在思想深处。戒除形式主义,应该从“说”上做起,坚决向不良话风开刀,切实立起好话风

  人长一张嘴,天生两功能。一是“吃”,补充营养,享受口福;二是“说”,表达思想,交流情感。按理说,这些功能本身不错,很有必要,但偏偏有人用出了问题。拿“吃”来说,有的吃了不该吃的、喝了不该喝的,败坏作风和形象。党的十八大后,中央出台八项规定,惩治违规吃喝,多年管不住的那张胡吃海喝的嘴基本管住了。

  再来看看“说”。说什么、怎么说,是一个话风问题,话风不好,会产生“说”出来的形式主义,也需要大力纠治。

  现实中,“说”出来的形式主义由来已久,一段时间甚至受到普遍诟病。近年来虽有改进,但改得还不够自觉不够彻底,与官兵的期盼还有较大差距。其表现众多:表虚态唱高调、玩嘴巴政治者有之,对上热衷于表态,唯恐讲不够、不怕说过头,副词形容词一大堆,人们把这类讲话称为政治作秀,是“高级黑、低级红”。夸夸其谈、做一说十者有之,讲成绩、夸自己有过之而无不及,绘声绘色、头头是道,工作刚刚部署就大谈成效,任务还在推进就上报经验,把预期效果夸大为现实杰作,把官兵的付出说成是自己的功劳。拿腔捏调、官气十足者有之,或居高临下、咄咄逼人,或先入为主、满口说教,或冷言冷语、爱理不理,或拉大旗作虎皮、借势吓人。言之无物、满口套话者有之,说来说去总是那几句,“领导没有不重视的,指示没有不重要的,工作没有不扎实的,进步没有不显著的”,官兵们感到这样的讲话,说了上句就能接下句、听了上段就知下段,通篇皆是“高端的大话、正确的废话、原则的空话”,自己的话没几句,干货少之又少,缺乏有嚼头、受启发的真知灼见。东拉西扯、冗长繁杂者有之,生怕别人听不懂,开口就云里雾里,面面俱到;生怕讲问题一针见血会引火烧身,说话总是拐弯抹角、绕来绕去;生怕讲得太短不够分量、显不出重视,没话找话、短话长说,听得让人昏昏欲睡。

  “说”出来的形式主义,表现在嘴巴上,根子在思想深处。有总开关的问题,把实惠看得比信仰重,对怎么升官思虑太多;有群众观点的问题,缺少公仆心公仆情,对官兵根本态度不够端正,不够尊重官兵的主体地位;有政绩观的问题,急于出上级关注、能给自己带来光环的政绩;有党性修养的问题,担当品格和斗争精神不足,好人主义思想滋生,等等。

  话风问题绝不是小问题,而是事关作风的大问题。不良话风,一害党的形象,令党的本色、传统和作风蒙尘;二害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,使群众与党员干部产生隔膜;三害党的工作,假话、大话、虚话、空话、套话,历来对工作落实有百害而无一利;四害党的风气,组织内部、同志之间吹吹拍拍、巧言令色、装腔作势、虚情假意多了,淳朴纯正的同志关系就会异化变质,就会销蚀党的凝聚力和战斗力。

  军队以备战打仗为主责主业,决不允许假大虚空的话风滋生蔓延。不良话风是战斗力的销蚀剂,一旦成为顽瘴痼疾,必定会为此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。戒除形式主义,应该从“说”上做起,坚决向不良话风开刀,切实立起好话风。

  好话风体现在多讲短话上,言少而意深。邓小平同志是讲短话的倡导者和身体力行者。《邓小平文选》收录的讲话都比较短,有的只有几句话。短话不光是短,关键是短而精,短而管用。这就需要深思熟虑,精心提炼,更需要下调查研究的苦功夫细功夫慢功夫。

  讲话里面有党性,言语深处见作风。党员干部对组织不能有所保留,更不能有任何隐瞒欺骗,需要襟怀坦白,需要始终以对党的事业高度负责的坚强党性,敢于讲真话报实情,敢于讲问题,敢于讲不同意见。军人讲话更应该有军人作风,开门见山、一针见血,实实在在、干脆利落。同志之间、战友之间,不能搞“逢人且说三分话,未可全抛一片心”那一套庸俗的人情世故。

  好话风还体现在讲好新话上。习主席的讲话之所以在全社会好评如潮、赢得广泛共鸣,很重要的就在于能够站在时代前列、引领前进方向、具有强烈的时代气息,能够与时代发展同步、与人民群众心声吻合。改话风应该多讲富有时代气息的话,多讲“含金量”高的话,多讲与官兵心贴心、接地气的话。只有这样,才能真正走进广大官兵的心坎里,产生强大的感染力、穿透力和引导力,凝聚起推进强军伟业的磅礴力量。

  编者按

  近日,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出《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》,明确提出将2019年作为“基层减负年”。通知要求,发扬斗争精神,对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进行大排查,着重从思想观念、工作作风和领导方法上找根源、抓整改。

  有的放矢,方能切中要害;对症下药,才能药到病除。“军人修养”专版从今天起推出“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”一组系列文章,敬请关注。

  江一顺

正待其想与妙龄少女再攀谈几句的时候,却忽地闻到身旁香风一起,只见妙龄少女站起身来,冲着石暴娇憨一笑,随即分开众人,直向着大厅出口处袅袅而去。“风,小心!?”

  我当导演就是为了拍科幻电影

  布置地下城场景

  截至3月14日,《流浪地球》票房达到46.16亿,不仅成为中国影史票房第二高的电影作品,也是近一个多月最受关注的文化现象。《流浪地球》为什么出现在当下并受到欢迎?它的尝试是否为中国科幻电影的发展开启了一扇大门?中国科幻电影相对于好莱坞处于什么水准?3月13日,《流浪地球》导演、从山东走出去的电影制作人郭帆接受齐鲁晚报?齐鲁壹点记者专访,畅谈《流浪地球》制作的台前幕后。

  本报记者 倪自放         

  票房过10亿时松了口气

  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,郭帆刚从美国回来,目前《流浪地球》正在北美地区上映,他参加了影片在美国部分场次的影迷见面会。目前《流浪地球》在北美地区的票房达到580万美元,是近年来华语片在该地区的最高成绩,“一开始在64家影院上映,现在大约是100家,主要是华语观众,反响还是比较好,上座率都在90%以上。”郭帆介绍,《流浪地球》的非华语观众相对较少,“美国观众的观影习惯是不看字幕,而咱们的《流浪地球》以中国普通话为主要语言,非华语观众接受起来还是有一定难度。”

  即使不算在北美地区的优异成绩,《流浪地球》已然“火了”,郭帆表示,影片确实受到了更多的关注,“但我个人没有‘火了’的感受,生活和心态上也没太多的变化,因为之前《同桌的你》上映时有类似的经历,所以这次会平淡很多。只是《流浪地球》票房过十亿的时候,我松了口气,这个时候影片基本保本,不亏钱了,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会有机会做后面的项目。”

  郭帆承认,在《流浪地球》上映前自己非常忐忑,有一场点映是针对科幻界的知名人士的,包括小说原著作者刘慈欣在内。那场放映,郭帆是在影片开场熄灯十分钟后才溜着墙边儿悄悄进去,坐在角落里,暗中观察大家的反应。

  郭帆的忐忑,源自于《流浪地球》的来之不易。从筹备到上映的四年间,《流浪地球》每天都会遇到新的困难,各个方面都有,甚至在前期准备过程中,因各种原因项目差点夭折。但在郭帆看来,最大的困难还是来自于信任,一开始这个项目的团队只有两个人,来自外界的审视都带着怀疑的意味DD为什么是你?你有什么能力?你能不能做好一部科幻片?一切都靠一点点的努力去证明。从故事大纲到剧本,从3000多张概念设计到8000多张分镜头画稿,一个关于电影的大致雏形逐步清晰,慢慢让合作伙伴建立起了信心。团队人员也从两人增加到最后的7000余人,共同完成了这个项目。

  《流浪地球》到来正逢其时

  出生于1980年的郭帆是山东济宁人,《流浪地球》并不是他的第一部作品。2011年,郭帆自编自导电影处女作《李献计历险记》上映,并于次年获得第16届韩国富川国际电影节最佳亚洲电影奖,但影片票房并不理想。2014年,郭帆执导的第二部作品《同桌的你》票房大卖,同年影片获得第21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组委会大奖和第10届中美电影节金天使奖。

  从《李献计历险记》到《同桌的你》再到《流浪地球》,郭帆的成长非常明显。郭帆说,在《李献计历险记》上映后,他进行了深刻反思和改进,写了三万字的总结,提醒自己在之后作品中着重考量观众需求和艺术追求之间的平衡点,“在《李献计历险记》中,我创作的自我表达算是比较多的,到了《同桌的你》,自我表达可能不到一半。《流浪地球》中自我表达可能占比不到一成,但也可以说自我表达和观众需求融合在了一起,两者统一得比较好。”

  在郭帆看来,在观众需求方面,《流浪地球》或者说科幻片在2019年到来正逢其时,“从属性上讲,科幻电影和其他类型片有一个不同之处,在于它和国家的综合国力是息息相关的,比如说前段时间中国玉兔登月,证明了我们的科技实力,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的观众看到电影里的中国宇航员和空间站,才会有信服感。”

  《流浪地球》中有许多具有中国文化特征的设置,“电影有很多中国式的情感元素在里面,比如父子关系。当然,我们也在电影中建立了一些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概念,比如最后救援任务的完成,其实是有很多其他国家的参与。”

  郭帆说,文化表达上的差异,是中国科幻电影和好莱坞大片的本质区别,“我们是面朝土地背朝天的民族,而西方是面朝大海仰望星空。我们对土地的那种深厚的情感与西方是不同的,所以影片中才会出现带着地球去流浪的设置;第二个是集体主义精神,发动机坏了,不是超级英雄来救援,而是无数个救援队出发集体行动。”

  相比好莱坞有差距但应该自信

  “对于我本人来说,我一直是想拍科幻类型的电影,我当导演就是为了拍科幻电影。”郭帆说,他的第一部电影《李献计历险记》就是一部科幻电影,但促成《流浪地球》这样的大制作科幻电影的,一方面是刘慈欣的原著,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尝试更完备的工业流程,“2014年,我们几个导演去美国学习,看到了和好莱坞电影工业的差距,这种差距主要在电影工业化方面,打个比方说,我们还是手工作坊,但是好莱坞的工业体系已经达到了产业化。而做科幻电影,可以很好地历练这种工业流程,从美国回来后,我们这几个导演都在尝试做科幻电影。”

  《流浪地球》的成绩有目共睹,不过郭帆很清醒,不管是科幻片还是整个电影工业,华语电影同好莱坞差距明显,“从拍摄和实际制作而言,我们还存在25到30年的差距。当然,因为现在的全球化、互联网的发展和新技术的使用,比如3D打印、VR技术等,我坚信我们可以通过十年的时间来追赶。我们的后期特效与好莱坞也存在着10到15年的差距,目前只能够达到他们的中游水平。”

  尽管与好莱坞差距明显,但《流浪地球》的标本意义依然不小,影片有75%的特效是由国内团队完成的,另外25%是韩国和德国的团队完成。“我们从海外团队中学习了很多经验,也利用他们的成果来激励我们国内的团队。”郭帆说。

  之前业内有一种声音,认为中国观众对好莱坞和中国科幻片的宽容度不一样,对本土科幻片的宽容度相对低一些,认为这是国产科幻片难拍的另一原因。对此,郭帆表示自己并没有太受这方面的困扰,“其实在《流浪地球》之前,整个电影市场国产片占比已经超过6成,高于好莱坞制作,这样的比例已经持续了好几年,国产片包括国产科幻片都应该自信。”

时值此刻,早已收起斗篷的石暴,一边呼吸着早上清新湿润的空气,一边急忙忙地四下里寻找着吃饭的地方。一炷香的工夫过后,石暴手里拿着一张巴掌大小的布纸走出了雅室。“神丝草”,杨立还是第一次从其他修者的口中,亲耳听到这种药草的名字。神丝草,那可是凝神修士的至宝,也是当前杨立所要搜寻的主要药草,听到这种草药的名字,杨立就如同是酒鬼看到了佳酿,色鬼看到了佳丽,他哪里肯放过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gollyho.com/2019-02-28/38188.html
编辑:东方虬
金融
中超
意甲
文化